This is Charles Lian-Ching
知性。趣味。紀錄。文學

    前日,我回到家,看見桌上夾了一張喜帖,(這年頭喝喜酒的機 會實在是少了,親友該嫁的都嫁了、該娶的都娶了,吃流水席的機會也少了,真是令人不勝唏噓!)我當下覺得好感動,心想我一定要參加,打死也要!
    其實我並不知道文定的是誰,爸也不知道,我猜想應是爺爺的朋友(也有可能是遠的不得了的遠房親戚吧!),感覺上好像是寄錯帖子,我急忙檢查它,嗯!沒錯是我們家的住址。既然他都寄來了,不去白不去。
果不其然,我赴了宴,會場是典型的鄉 下帳篷,藍紅白條紋,好親切的顏色,席開多少,我不知道,只知道放眼望去都是桌子,那桌子蓋上紅色的桌布,放上潔白的磁碗、不甚透明的小高腳杯,還有那隨意剪黏的菜單,兩盤瓜子和高粱。這一切都很令人懷念。
    擺設並沒有問題,倒是要坐哪是個大問題,我繞了幾趟我也不知道,最後我且鐵了心,挑了眼前的空桌,倒了杯飲料,喝了起來。一個人走過,是個地痞他望向我,「不要坐這」心想,幸好他沒坐這。隨後來了一家人,是一對夫妻帶著兩個小女孩,他們看我獨自一人,便坐了。大人我沒話說,但......辣那兩個小朋友就讓我有一點覺得掃興,還有更糟的,一個老頭也來了,他不是一般老頭,而是那一種嚼著檳榔、滿口爛牙的老頭,你能忍受嗎?
    這一家有點奇,開菜不燃炮,雖然我並不喜愛炮聲,但不放還是覺得怪怪的。第一道菜上了,是拼盤,說也奇怪,這一向是大家一定會吃的菜,但在我們這一桌卻沒人去夾(我不是不吃,而是禮讓),終於老人夾了,而我也是。幾道菜過去了,接下來是手扒雞,老人拿了手套,扒了起來。豬腳的人氣是零,完全沒人動它,最後上了水果,正好排在我面前,拿起竹籤就插,捅了個小番茄,一口吃下,不錯,一連吃了好幾十顆,我再捅了一顆這次我想分次吃下,門牙對準中線,咬了下去,啪嗤一聲那茄汁飛噴過去,灑的水果盤都是,眾人瞧著我看,好不尷尬,有人急忙收起竹籤,我也是。
    新年的第一場喜宴,這樣落幕了。不知道還有沒有下次?

碴爾思 ‧ 廉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