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不出的‧愛

楔子:我常因為愛沸沸揚揚,每一次我都坦然公開,但對他我說不出來......

 

:遇見他

老天,我幹嘛答應啊?又不是自討苦吃。風紀股長?真是瘋了我。剛上國中,人生地不熟,又被老師半強迫當風紀,她是存心要讓我在國中過不下去嗎?更扯的是,我居然答應了!心中不禁一陣咒罵!

 

第一節。

導師時間,說穿了就是讓學生混的,但是她居然叫我們搬東西。真是夠了(典型的國中行徑)

「二號,呃...陳信忠,是吧?

「是的.....老師?」拜託,她點名板拿得緊緊的,坐位還是照順序排的,這樣也能看錯嗎?

「就叫你阿信吧!你去把餐盒搬上來吧!一號,你跟阿信去吧!」哇靠!才第一天就亂取名,還跟某人一樣,那第二天不就連生辰八字都配好了?

不過,他長得怪帥的,說也奇怪,看見他為什麼會有一種怪怪的滋味,說不上來。

「便當盒、便當盒,便當盒到底放在哪裡呢?你知道嗎?」他說。

「不知道」。

問了路人,才知道是在總務處,我的天那可遠了,教室在三樓,總務處卻在地下室,這一間學校也太邪門了吧?說不定明天就會有怪談出現,總務處就是禁忌之地。

「找到了!我抬右邊,你抬左邊」他說。

「嗯」

 

班上在我看來全是一些兇神惡煞,坐在我後面得滿胖的,理一個大平頭,混像是一個街頭小混混,轉向右邊,女生......~不想說!看來只有坐在我前面的林冠霆比較正常一點,他又坐在我前面,就順勢觀察他一下。

穿著nike球鞋,嗯~應該會運動,髮型真是帥得沒話說,臉是俊俏的那一型。

 

如果我是可以愛他的,我一定會投入他的懷抱。

 

:與他邂逅

坐在我後面的胖子叫曾麒勳,其實我是不想跟他認識的,但天殺的他不請自來。

「我叫曾奇勳,我寫給你看」誰要看呀,而且他居然寫在我的課本上。

 

我最恨別人碰我的課本。

 

「喔!那我先走了。」

更天殺的是,班導居然叫我們自我介紹,三字經差點沒有飆出來。

「限時三分鐘。」幹。

我沒有手表,其實我喜歡演講,前提是聽眾不是陌生人。

「我一定會超時又結巴的」獨自碎碎念中。

「我借你手表,看你沒有手表。」喔,是冠霆。

 

不知不覺我和他成為朋友了。

可悲的是,就算有手表,我還是超時。

 

四十分之一。

 

:女朋友,是應該要交一個了。

~周書綺,要不要散個步?」我說。

「我跟你是什麼關係啊?我是跟你同年沒錯,但我是你學姐ㄟ!癩蝦蟆肖想天鵝肉喔!

「應該是嫩少年苦嘗老樹皮吧?」奇勳可真大膽,不過卻說中了。

「噗嗤~一針見血,不愧是國文小天才」霆說的話。

「咳!!」我清清嗓,最近說話我老是破音。

「冠霆,在國文小老師面前說我是國文天才不太好吧 

碴爾思 ‧ 廉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