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在我回到家之後,看到父親和母親惡狠狠的對視,並用一些平常我不會聽到的詞彙討論著一件事,不,與其說是討論不如說是在言語撻伐一個人。我試圖從他們的談話內容中找到那個"可惡的人"......

她是我的六姑姑

    我鼓起勇氣的問究竟,結果連我都覺得氣憤。

    六姑姑是個虔誠的佛教徒,她幾乎為了佛祖可以獻上他的一生,她曾經為了讓身土略為不適的祖父"早日康復",居然將母親為她準備的鱸魚湯倒掉,自己再煮了一鍋菜湯給祖父,他可氣壞了,會生氣並不是因為她將鱸魚湯倒掉而換上他的素菜湯,而是因為她的舉動,使得祖父生氣,六姑姑一心只惦記著佛,但是他並未為"家"付出心力,只是一昧地忤逆祖父,為了的指示要將"我們"帶往他所謂的極樂世界。家人全都認為她,走火入魔了。

    前四年,她說要前往柬埔寨,家人沒有人反對,除了祖父以外,她是最極力反對的,但是姑姑的決心以定,就算是他父親也不能制止她的決心。她一去就是四年,雖然其中斷斷續續地回來幾次,但似乎家只是她的第二目標,僅次於佛堂,兩年前,祖父去世,她未能及時見到他父親的最後一面。

    事後她回到家,她似乎非常傷心,但是祖父來不及原諒她,在喪期間,許多她的教友來唁,她也講訴著,她父親的愛。

    爸爸說,六姑姑叫了她的教友來祖母的墳上除草,毫不留情地用著鋤頭深掘著墳土,很深,很深。她們都很生氣,氣著為什麼她居然擅自叫人動墳,完全不經同意,起初我也是相當氣憤。

    但是必經她身處國外,為著赤柬迫害下的柬埔寨人獻奉著信仰、關愛......。

這就是大愛吧

 

   

碴爾思 ‧ 廉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