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尼西亞,印象中好像是一個很落後的國家,不過就我的經驗看來,印尼是一個很有潛力的國家。我是個混血兒,我有台灣漢人的血統,也有長期在印尼居住的華人血統。母親曾跟我說,他其實並不是個土生土長的印尼人,她的祖父母是大約在中國八年抗戰的時候舉家逃難到印尼居住的客家人。想起來真是緣分,我雖然是個混血兒,不過在我的身體內流著的卻是屬於中國人的血液。

我總共回過印尼老家兩次或是三次(實際次數我也記不清楚了,因為我的記憶實在無法延伸到我五歲之前。)最近一次是在三年前,我和母親一同回我的國外老家。

出發前將家裡的雜物事項向父親交代清楚後,便向旅行社訂了最近的機票就要出發,我的行李不多,正確地說,我的行李全都交給老媽處理了,手上拿的也只有些要帶給祖父母的台灣土產和叔叔要的捕魚網。

長途跋涉三小時到達當時的中正國際機場(我還是覺得中正這個名字響亮,不是因為蔣介石的關係,完全是因為好聽),當時的中正國際機場對我來說就像是座神奇的博物館,有很多我從沒看過的東西就在我的面前活靈活現,尤其是那飛機更是吸引著我的心,我還是覺得這會飛的東西神奇,也驕傲人的智慧。

機場會吸引我的東西並不只有那會飛的鐵香腸,還有那美麗的空姐,整齊美觀的制服,機場特有的氣味,寬大高聳的大廳,飛機起降的轟轟巨響......。

候機總是痛苦的,不過暈機更是痛苦,我並不會暈車或是暈船,我甚至有一種車樂鎮我就越興奮的怪癖,不過唯獨暈機我不能接受暈機真是種要人命的病。

五個小時的行程,真是令人不敢相信,在地圖上短短的一指距離,就連速度飛快的波音也要飛行五個小時,真是令人感到不可思議。奇快的是,這一次的飛行經驗,我們的座位被安排在機鼻的第一列中央,位子還算是舒適,就是應該要有電視的地方電視卻消失了,有的只是兩個淺淺的小洞,我感到納悶而且痛苦,我暈機,而且我的希望--轉移注意力,不能靠著前方消失的電視獲得解脫,為有的只是兩格小洞。

碴爾思 ‧ 廉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