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一百年一月六號星期四,天氣:不用說,一切近在顫抖中,大事件:冷氣團南下。

        人生就是在七天一個循環的陷阱裡徘徊,說實在的,我們好像一點都不能夠逃避這個事實,就算有週休二日,也是不得安寧。

冷氣團再度南下,寒流再度發威

        多麼希望台灣儘快下雪,這樣至少心理就不會不平衡,天氣一直在變冷,人情也在漸漸變冷,合歡山上的積雪一天比一天都還要深厚,同學頭上的白頭髮也越來越多,人家說不要拔白頭髮,會越長越多,但是我想如果壓力如果能隨著拔頭髮的動作連根拔除的話,我會盡我的全力幫他拔,不過如果中就是如果,不要問我假設性問題,因為我也不知道答案。

        穿著一件薄薄的眠之外套,走在冷風直直吹的小道上,心理想著的不是課業問題,不是人際問題,更不是政治問題,而是很單純的:今天晚餐會是什麼!如果每一天的問題都能個這麼簡單的解決,那我的生活也會輕鬆不少。

老師老師,我的忍受

        我是認為學生是應該受到管教的,但是我也認為學生不應該受到太多管教。我相信因材施教,我也相信適性發展,我更提倡學生自治,老師不能夠永遠都把學生綁得死死的,這樣會矯枉過正,原本一個可造之才,就這樣白白浪費在一個鳥籠裡。

        老師也應該要了解學生的想法,不能老是以既定框架限定著老師對我們的視野,我們的行動是圓的,但是你們卻偏要以方模子重新鑄造我們,可好,我們永遠都不能再次滾動了!

        一個可造之才不會因為一個老師因我做錯事責罵我而放蕩,但是一個可造之才卻會因為老師們不合理的教訓而放棄掉自己的將來,國中三年我的感受頗多,對於我朝夕相處的班級導師,我想說的,就在不想說的台詞裡。

碴爾思 ‧ 廉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